返回

叔叔,再见!

3099 38
原创文学
1楼

 

一、

 

很庆幸,上天给了我一张让人疼惜的脸。

有着这张不施脂粉的面孔,我可以每天花上半个钟头,在洗手间外的大镜子面前做着各种鬼脸,挥霍着最原始也最无聊的快乐。

直至有一天我发现,我离18岁的成年界线已经很远很远,远到害怕看到写有自己出生年月的任何身份证件。

我在我的每一份求职信的开头写到:“敬爱的公司领导:您好!我叫路莎,出生于80年代初期……”读着这样的文字,就像用手指掀开我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我把这些求职信读了又读,改了又改,扔了满满一地。最后厌倦到自己趴在床上都不肯再动弹。

我喜欢问我的乔文国:“我是不是老了?”

他总是爽朗地大笑。

我的生活里,经常会莫名其妙地蹦出几个感性小音符,这些不疼不痒的烦恼,藤蔓般延展开来,铺满了相册里的每一张照片,黑白的,彩色的,过去的,现在的。

“为什么你笑和不笑的样子都是一个样,故意的吗?”乔文国说。

他喜欢刮我的鼻子,喜欢我嘴角微翘乖乖的样子,他的手宽厚粗糙,动作轻微而稳重。

这段时间,我有个习惯。周末的清晨,我可以在洗手间的马桶上坐上很久,可以明显地感觉到贴着皮肤的白瓷被自己的体温烫得暖暖的。我在洗手间里很安静,可以听到墙的另一面的一点声音,我们的床被他翻身的动作弄得吱呀呀响,有时候我会轻声地唱歌,或是隔着那面磨纱玻璃门大声地和床上的乔文国对话,就好象我们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可是今天早上,他好象一直没有醒,时间被人打晕了,房间里安静得吓人。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开始起床,他在门外的镜子面前刷牙洗脸,我迷恋着他在玻璃门上的影子伴着电动剃须刀发出的声音。

“你要出去了吗?”我在马桶上问。

“是的。”他含糊地回答。

我的双腿已经坐麻了,我站起来,他的衬衣下摆撩着我的膝盖上方,很调皮。

“叔叔,我好象怀孕了。”我说。

 

二、

 

印象里,人的很多习惯都是在不知不觉的状态下完整起来的。

比如刷牙,洗手,赖床,抽烟,炒菜不放酱油,等等。阴暗一点的,有偷窥;悲哀一点的,还有做爱和失恋。

很小的时候,我曾留意过他的行踪。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心灵消遣,或者,也可以把它说成习惯。我的乔文国一个人住在那栋房子的二楼,阳台上时不时挂出几件很旧的衬衣,那一个年代流行的的确良衬衣。每次路过,都只看见那几件。好象他从没买过新的衣服。很难描叙那种欣悦的心情,其中不乏新鲜的萌动,而不可否认的是,这一个曲线未显的小女孩对一个即将步入而立的男人所了解的皮毛信息,填满了她那一年的课外生活。

我总是习惯地叫他“叔叔”。很多次,当我骑在他的上面的时候,呼吸急促地说“叔叔,我们再快一点吧”,这些久远的习惯,总能让他异常兴奋。我们在这张床上呆上一整天,聊天做爱听电话,象一个连体婴儿。

和记忆里的那个夏天一样,我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些年,我正慢慢长大,我稚嫩纯真的脸蛋和的身体开始散发令男人轻迷的味道,我在他的胸前睡着,嗅着这个年轻过的男人的味道,这种温醇的味道连我自己都觉得不真实。

我的乔文国仍旧在剃他的胡子,他含糊地问我:“哦,你确定吗?”就好象应付谈话里的一个无聊的八卦。

“不,可这些天我总觉得有人在肚子里叫我。”我说。

他大笑起来,我们的房间又开始醒过来了。

在这个男人眼里,我就是一张透明的纸,太单薄,可以折出很多形状,让人快乐的形状。我从不担心我们的相处会出现一丁点意外,就像他从不担心我会不懂事。

于是,我总能想到无数的童话里的情节:一个成熟的狐狸总能把自己的尾巴隐藏得很好,还对兔子露出绅士的微笑,最后再把兔子吃掉。

“你会把我吃掉的吧?”

“不会。”

“你不是乔文国,你是狐狸。”

“哪有狐狸把猎物留这么久的?真逮到兔子,要么吃掉,要么让她自己跑掉。”

“那我就是兔子。”

我变成了一只兔子,记忆里的乔叔叔变成了一只狐狸。如果狐狸和兔子从来就没有战争,也不会有婚礼,会是怎么样?

 

 


同城信息(Icity):
2楼

 

 

三、

 

 

12岁那年,我父亲离世。那是一个炎热的夏日,非常适合穿裙子。我还记得那段时间母亲经常在家熬了很多绿豆粥。

中午我们全家围在桌子边吃饭,电视里放着新闻。他们又一次为了换频道而吵起来。这样的争吵经常出现,我知道他们吵着吵着,一定会有一个会停下来的。然后我们再安静地吃饭。

可是那天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吵得很凶,争吵声中,我的胃忽然翻腾得厉害,我剧烈地干呕起来,这个动作让他们停下来。

“莎莎,怎么了?”他们紧张地问我。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我一直很少生病。母亲摸了一下我的额头,叫父亲下午带我去医院看看。

父亲当时的表情非常奇怪,他什么也没说,转身进了房间。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和母亲吵了架,他看我的几瞥眼神极为尴尬。

那天午饭后,我在房间里睡到3点。醒来的时候,父亲做在我的床边。

“还是不舒服么?”他问。很温和。

我没有说话,那天我的话特别少。其实我的胃已经平静了。

可我还是提醒父亲说:“妈妈叫你带我去医院。”

父亲沉默了很久。除了和母亲的争吵,他平时也是个很少说话的人。他静静地看着我,眼睛里灰灰的,我后悔了,后悔提醒他带我去医院,我只是喝了很多凉粥才会胃痛,而他请假就会被单位扣奖金。他们很多次都会为钱而吵架。

父亲摸了摸我的头发,说:“你先到楼下等我吧,乖!我拿好钱就下去。”

我真的就在楼下等他了,我站在大院里等了很久,我的头发被太阳晒得很烫,我的影子在水泥地上似乎都可以冒起烟来。我喊了很多声“爸爸”,他都没有下来。我觉得自己被他遗忘了。

我走上楼梯,想回家叫他。走到4楼的时候,楼下传来一声巨大的闷响。从楼梯转角的阳台往下看,我看见父亲躺在院子的中央。我大声地叫他,可我想他再也不会应我了。

我匆匆地跑下楼,中途重重地摔了一跤,在楼下我撞见我的乔文国,他刚从外边回来,面色苍白地站在旁边。

“乔叔叔,我爸爸怎么了?”我大哭起来,他拦住我,把我箍得紧紧的,他的大手掩着我的脸。眼泪把我的脸弄得狼狈不堪。

可是我什么都看到了,我看到我的父亲躺在我的脚边,像一只被太阳烤晕的青蛙。他的面孔朝下,表情痛苦;他的四肢完好,身上没有一滴血,就好象刚刚被人灌醉了抬到这里的。他再也不是平时的那个父亲了。

院子里的人好象都不见了,好象都故意躲起来了。我从来没有哭得那么痛快。

我再也不喝绿豆粥,也没有再哭过。

那个猫一样的夏天,被人掐死一样地结束了。

 

 

四、

 

 

大一那年,开始背井离乡。我第一次到乔文国家吃饭。

“还记得吗?以前单位同事老路的女儿。”他对他的妻子说。

“莎莎?呵呵,几年不见,大姑娘了。”她从厨房里探出个脑袋。

“阿姨好。”我说。

他们离开了院子的时候,我考上了中学。她已经胖了很多,笑容依旧和善。

“莎莎一个人来这里读书很辛苦,以后要经常叫她来我们家吃饭。”她对乔文国说。

我去过他们家很多次。

她的和我的乔文国出差的时候,我们两个人,还有他们刚上小学的孩子,三个人一起吃饭。饭后的夕阳里,我们在小区里散步,这个可爱的小男孩喜欢追着我到处跑,他叫我“姐姐”,我有种莫名的温暖。

“你妈妈现在怎么样了?”她问我。

“老样子。现在住在外婆家。”

我极不喜欢别人提及我的母亲。我怜悯着我的母亲,她自责了很多年。终于疯掉。

“我刚到你们院子的时候,她对我很好的。”她的眼眶湿润起来。

我已经不会哭泣,也不再恐惧任何痛楚。

我长大了,也许很早以前就长大。我刺裸在乔文国的身下,扭动着青春的躯体,像寂寞的孩子乞求糖果般叫着:“叔叔,把我弄疼吧。”

“疼吗?”

“不,但是我想死。”

那时候的我,如此迷恋他浓重的呼吸,我的眼睛,一定是深蓝色的。和他一样的深蓝色。我贪婪地咬着他,像是要把整个天堂全部吞掉,直到黑夜在黎明中凋落。

这个善良的女人,我亲爱的乔叔叔的妻子,一定不曾想过,她事业有成的丈夫和她儿子最喜欢的莎莎姐,在深夜的床上大汗淋漓。

 


0 引用 只看TA
3楼

 

 

五、

 

 

女人往往用情过深,而男人偏偏都是善于伪装的动物。

在麦当劳,他就只是我亲爱的乔文国叔叔。西装领带,笑容可拘。我的大学室友,这一群花朵般鲜艳的女孩们,都亲切地叫他叔叔。他为我们卖单,晚上再送我们回学校。

“你不怕我告诉她们,狐狸和兔子的故事么?”我把身体倚在他的车窗旁。

“不怕,你比她们更懂事。”他笑道。

我抬头看我的宿舍窗户,她们在窗帘背后追逐嬉笑。

我弯下腰,把整个身子钻进车里,坐在他的大腿上,他的手顺势捧住了我的脸。我们像久别的恋人一样热吻。

“你吻我的时候,就像我爸爸。”

“莎莎,想过你爸爸吗?”

“想过。”

我玩弄着他衬衣上的扣子,解了再扣,扣了再解。

那个男人给我的伤口,我几年后才发觉。悲哀的是,我对他的记忆,曾布满了心里的墙,如今却越缩越小,缩成一块暗褐色的青蛙形状的斑。

“你们谁都不会知道他为什么要死。”我说,“那天他一定以为我怀孕了。”

“他死得太惨了。”我又说。

“你恨他吗?”

“不。”

我的乔文国把我抱得紧紧的。我平静无辜的眼神让他的身体激动,我能感觉一个紧贴着我的小怪物,在调皮地反抗挣扎。

年幼的时候,我曾以为,那个小怪物是我身体里长出的东西,当我降落凡间,不小心把它弄丢了,所以再次遇见它时候,我才会被它用疼痛来惩罚。

我不会忘记,父亲安慰我的表情。我想他一定是很爱我的,否则他不会紧张我那一晚上的眼泪。

原来,从始至终,我都只是那些狰狞回忆里,那个不知疼痛的孩子。

 

 

六、

 

 

我站在洗手间的门边,看着我的乔文国剃完了胡子。今天我要去他家吃饭。

“你好象从来就不担心我会怀上一只小狐狸。”

“呵,你不会怀孕的。”他悠闲地系着领带。

“你们,男人,都是狐狸。”我说。

他伸开手拥抱我。他所有的拥抱都太熟悉了,熟悉得我不敢去相信。

桌上的饭菜很丰富。他可爱的儿子在客厅的茶几上做作业;他妻子背着我们在厨房里盛汤,系着围裙,身材臃肿。

“进入她的身体和进入我的身体,区别很大吧?”我轻声问他。

“……..莎莎!”他无奈的表情很有趣。

我扬了扬眉毛,忽然就笑出声来。

以前和他的家人一起吃饭,我经常在桌子下面偷偷地碰他的脚,觉得这样的游戏非常有意思;就像在麦当劳,他会趁着我的室友不注意,轻轻地捏我垂放的手。

但今天,我一点兴致也没有。

我忽然觉得,我们四个人坐在一起,像四个毫不搭调的积木。

“莎莎就快毕业了呢。”他妻子说。

“是啊,”我说,“以后可能吃不到阿姨做的的菜了。”

我的乔文国安静地吃着饭,他的眼睛看着桌边摆放的报纸。

也许将来的某一天,在我对面坐着的男人,一样有吃饭看报纸的习惯。他每天清晨都刮胡子,再熟练地系上我为他挑选的领带。他从不缺席我们孩子的任何一次学校活动,也不会忘记他妻子的生日。

当然,他一样可以在一个年轻懂事的女孩面前,脱下那层外套,裸露他发福的身体,并在高潮时候叫那个女孩的名字。

这些,都和我的乔文国没有一点关系。

 

 

七、

 

 

“你不怕我告诉她,狐狸和兔子的故事么?”我说。

“莎莎!”他略略一惊。

“你今天怎么了?”他继续说,“我知道你最近在担心那份工作,你的条件不差,不会有问题的。”

我笑了笑。我很坚强,我不需要他的安慰。

 “莎莎,” 他试图揽过我的肩,“乖,亲一个。”

我别过脸,把手贴着车窗,掌心凉凉的。

“我该下车了。”我说。

“那好,你先回学校吧。”他松开了手。

我走出车门,迈了两步,又回头把半个身子撑在车窗上。

“呵呵,又忘了和我说什么了?”他笑了。

“没有,”我说,“想最后和你说一声:叔叔,再见!”

他愣了了一会。

我不喜欢看他吃惊的样子。他坐在车里,就像一只丑陋的狐狸。

“叔叔,再见!”

 


0 引用 只看TA
4楼

新生代的情爱.读罢心情复杂.


0 引用 只看TA
5楼

写的很好。楼主的原创么?非常棒。


0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6楼

第一次在原创版发贴。

文中有点小错误,影响不大我懒得编辑了,谢谢支持~呵


0 引用 只看TA
7楼

虽然其中的一些情节比如关于她父亲太什么了点。但是确实是好文章。偶喜欢楼主利落的笔调。再次


0 引用 只看TA
8楼

很惊异哦。

手法老练。


0 引用 只看TA
9楼

她爸爸跳楼自杀?为啥?因为夫妻老是争吵?为钱?


0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10楼

 

可是那天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吵得很凶,争吵声中,我的胃忽然翻腾得厉害,我剧烈地干呕起来,这个动作让他们停下来。

父亲当时的表情非常奇怪,他什么也没说,转身进了房间。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和母亲吵了架,他看我的几瞥眼神极为尴尬。

“你吻我的时候,就像我爸爸。”

“你们谁都不会知道他为什么要死。”我说,“那天他一定以为我怀孕了。”

 

 

再琢磨一下上面几段话你就会明白的。。。


0 引用 只看TA
11楼

想起一篇字字。好像叫《爸爸,我怀了你的孩子》恩。偶也喜欢这样滴。欢迎楼主。


0 引用 只看TA
12楼

TO:

你说的那篇文字 我看过一点

更喜欢那作者前面部分的文字 后来的结局 似乎很多版本

我没有再理 :)

 


0 引用 只看TA
13楼

真的是好文章,我现在越来越喜欢看这样写法的文章了.


0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14楼

什么世道啊

写得不错


0 引用 只看TA
15楼

该8会是乱伦吧?寒...


0 引用 只看TA
16楼

TO:

呵呵 是有点阴暗的 别太介意 世界总是美好的


0 引用 只看TA
17楼
0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18楼

他们都叫我叔叔


0 引用 只看TA
19楼

臭了你。


0 引用 只看TA
20楼
0 引用 只看TA
21楼

喜欢!


0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22楼

路过~~~~~~~~~~~~~


0 引用 只看TA
23楼

NN喜欢....

呵,叔叔...

已远去...


0 引用 只看TA
24楼

热烈欢迎


0 引用 只看TA
25楼

哎,头疼,看不下去,这些支离破碎的文字,带着青春日记般的残酷

犹如透过密层的树叶反射在地上的光斑,杂乱却让我目眩


0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26楼

男人喜欢直接。直奔主题。


0 引用 只看TA
27楼

本打算帖 林肯公园 但格式不对

法国电影《神奇大道》主题歌:Magic boulvard

她一部电影要看上百遍同样的罪行同样的场景她工作的时候总是一个人她帮人领位找最后一把椅子或是第一排的位置大银幕上日日夜夜的爱情对白就象风一般在她耳边来去她就这么看淡了别人的爱情但有的时候一个画面也会让她感动她在黑暗中奇怪地生活在这条魔力大道上她永远遮掩着她的绝望她静静地不去打扰那些情人们他们闭着眼睛错过了电影画面她把梦想连同冰激淋一起出售一个微笑不经意地划过她的唇边拿着手电筒的她感觉自己很美可以去做电影明星有的时候剧场里空无一人整个电影就是她的演出她就是英格丽褒曼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那些她熟悉的人们那些冰冷的人们从来不说一个字从来没有人与她握手她的眼泪于是流下来在银幕上出现剧终的时候

 

magic boulevard原文歌詞歌手:francois feldman elle voit des films cent fois les memes les memes crimes et les memes scenes elle travaille seule elle place des gens dernier fauteuil ou premier rang les phrases damour sur grand ecran la nuit le jour ca lui fait du vent elle vit comme ca lamour des autres mais quelque fois ya limage qui saute.elle vit sa vie dans le noire, bizarre pour toujours elle maquille son desespoir au magic boulvard elle laisse tranquille les amoureux qui rate le film en fermant les yeux elle vend ses glaces avec ses reves un sourire passe au bord de ses levreselle vit sa vie dans le noire, bizarre pour toujours elle maquille son desespoir au magic boulvard la demoiselle a lampe de poche se voudrait belle pour faire du cinoche parfois quelle chance la salle est vide pour une seance elle devient ingrid elle vit sa vie dans le noire, bizarre pour toujours elle maquille son desespoir au magic boulvard elle voit passer des gens connusdes gens glaces qui ne parlent plus jamais la foule ne prend sa main ses larmes coulent avec le mot fin

这个也是以前在红豆下的:)


0 引用 只看TA
28楼

 


0 引用 只看TA
29楼
0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30楼
0 引用 只看TA
31楼

 喜欢。。。。。


0 引用 只看TA
32楼
0 引用 只看TA
33楼

 


0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34楼

画画就很不得了了,想不到文字也那么了得~


0 引用 只看TA
35楼

能引起共鸣的都是好文章!


0 引用 只看TA
1/2
返回顶部
一起来拍砖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