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妻子出轨,这样子的婚姻真的能坚持走下去么?[关闭讨论]

174 6
原创文学
1楼

当知道要出差时,安诺然是惊讶的,因为她不知道出差这种事情会让她去。

经理将跟她叫到办公室里,告诉她:“因为你负责会议记录多年,跟着总裁一起出差,会节省很多麻烦。小安,我看好你,别让我失望。”

听着经理的话,安诺然只能答应。

出差的地方是在金安市,一年四季如春,风景秀丽,空气清新,是个旅游的好地方。

安诺然跟着顾承锐一起过来,也是打算趁此机会好好的玩一玩,散散心,抛开顾家的那些事情。

至于离婚的事情,她已经下定了决心。

坐在餐桌边,听着顾承锐跟对方在谈合作时,安诺然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

难道是大姨妈提前了?


同城信息(Icity):
2楼

安诺然坐立不安,凑到顾承锐的身边,小声的说道:“总裁,我去下洗手间。”

顾承锐嗯了一声,安诺然起身离开。

她刚刚离开,对面的男人挑起了一抹邪性十足的笑容:“就是她?”

顾承锐只是点头,眼睛里是遮掩不住的微笑。

陆锦之看着顾承锐的表情,知道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但是想着安诺然的身份,不禁出声道:“承锐,她目前还是你的侄媳。如果无法摆脱这一层身份,你们在一起只会给她带来无尽的伤害。这一点,你要考虑好。”

陆锦之语重心长的话,在顾承锐的心中激起了层层涟漪。

对于安诺然,顾承锐所做的事情都是在保护她。

在她所不知道的地方,给予她安全感,让她不遭受任何的伤害。这一次,亦是如此。

“事情已经在进行中。”

顾承锐的自信,从来都不是围绕在他的身体外层,而是由内而外的散发出去。

顾三爷所做的事情,从来都是带着强大的自信。

此刻,被陆锦之谈论的安诺然坐在马桶上,小腹传来绞痛,让她坐不住。

手机在包里,包在包厢里。厕所里的手纸所剩无几,而姨妈提前了两天,让她有些无奈。

坐了五分钟,安诺然依旧没有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

0 引用 只看TA
3楼

在她已经无力时,有人在外面敲门。

“是安小姐吗?”

听着这个声音,安诺然连忙道:“我是。”

一只手从门下伸进来,手中拿着一片卫生棉:“顾先生让我将这个拿给你。”

安诺然不用多想也知道,这位女士口中经的顾先生是顾承锐。除他之外,怕是再也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

说了谢谢之后,安诺然将卫生棉接过来。

收拾好走出去时,厕所的门外站在正在抽烟的顾承锐。

看到她出来,将烟掐灭,看着她:“走吧。”

安诺然咬咬唇,有些尴尬,有些感激。所有的情绪混合在一起,让安诺然忽然想问他一些事情。

难道,真的是她想多了吗?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在走廊内走着,安诺然看着他的方向问道:“总裁,不是去包厢吗?”

难道事情谈完了?

顾承锐转过身,看着她苍白的小脸,眉头紧皱:“事情谈完,先回酒店。”

她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这让顾承锐十分担心。再重要的合作案在他看来,都不如安诺然的身体重要。

坐在车上,小腹依旧在疼,疼的安诺然浑身颤抖,额头冒汗。

徐松在开车,顾承锐跟安诺然坐在后座。他清楚的感受到,安诺然在发抖。

“去医院。”

顾承锐的话让安诺然摇头:“不去医院,不去……我想回酒店……”

她真的不想去医院,每次去到医院她都会想到妈妈。她的母亲死在医院,死不瞑目。

所以安诺然憎恨去医院,惧怕去医院。

顾承锐看着她倔强的神色,最终还是让徐松开快点,回酒店。

车子停在酒店门口,顾承锐将安诺然从车里抱出来,一路将她送回酒店的房间。

酒店的经理送来红糖水,又送来止痛药。

看着药,顾承锐知道这个对身体并不好。

安诺然已经疼的毫无知觉,痛经的问题折磨她很多年,却还是不能习惯。

好似顾青彦的存在,明明知道爱他得不到回应,明明知道不该爱他,却还是飞蛾扑火的爱了那么多年,为他献出自己,哪怕是生命!

顾承锐喂安诺然喝了红糖水,脱掉外套躺在她的身边。

他的手掌心很热,贴在安诺然的小腹上时,缓解了些许的疼痛。

感受到顾承锐身体上的热源,安诺然朝着他凑去,想要汲取更多的热量。

安诺然在她怀中来回不断的磨蹭,一如三年前的那晚,她在她的身边,乖巧的如同可爱的小鹿一样。

重温三年前,顾承锐的嘴角勾起满足的微笑。

“然然,我回来了。”

0 引用 只看TA
4楼

抱着安诺然,给予她温暖,亲吻着她的唇角,脸颊,鼻梁,眼睛,耳垂,脖子。

安诺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是羊入虎口。

最终因为疼痛,意识逐渐不清楚,昏睡过去。

顾承锐在她的身边,让长久睡不好觉的安诺然有了安心的感觉,睡了一个好觉,肚子也不再如最开始那样的疼痛不止。

庐州市。

安静跟自己的母亲容芳见了面,将顾家现在的情况跟她说了一遍。

“妈,顾青彦不愿意娶我,而安诺然那个贱人也不愿意离婚。蒋艳所在乎的只是我肚子里的孩子,而不是我这个人。”

安静越说越生气,恨不得现在将安诺然掐死!

容芳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并没有因为眼前的这点困境而动怒。

“静静,你怀有身孕,再过九个月就要成为一个母亲。凡事别先动怒,先动脑子。”

容芳端着咖啡,狠厉的眼神彰显着她内心的情绪。

“妈,难道你有主意?”

安静小心翼翼的问着容芳,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安诺然不想离婚?哼!这件事情可由不得她。自己不能生,还占着顾家的位置做什么?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别人!”

容芳的眼睛露着杀意,好似安诺然的命早已经被她牢牢的攥着一样。

安静松了一口气,有她母亲在,安诺然无法再成为顾青彦的妻子!

醒来的安诺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容芳的算计上,也不知道昨晚她被顾承锐抱着,睡了一夜。

早上醒来时,身边早已没有顾承锐的身影。

安诺然起床,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

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对顾承锐还是十分感谢的。

当她看到床头柜上的东西时,不禁满脸通红。

桌子上放了一包卫生棉,还有一张便利贴,上面是顾承锐好看的字。

“好好休息,今天放假一天。”

安诺然看着卫生棉,心里的滋味还是很不好受。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顾承锐对她的好,超出了叔叔对侄媳。

至于到达什么地步,她不敢多想。

想起他帮自己的那些事情,安诺然还是不敢深入的往下想。

起床,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想表达对顾承锐的感谢。

想了想,打算送一份礼物给顾承锐。只是现在送,时间不太合适。

吃完饭,安诺然又睡了一觉。

在金安市出差的这一周,安诺然的状态好了不少。

姨妈期过去的她,陪同顾承锐一起参加了合作方的晚会。

穿上顾承锐为她挑选的礼服,站在镜子面前,安诺然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红色的鱼尾长裙,将她的身段勾显的淋漓尽致。

凹凸有致的身材,脚上踩着三厘米的水晶高跟鞋,气质被诠释的十分到位。

脸上化着淡妆,妆容不会显得艳俗。

她的脸型原本就好看,再加上衣服的搭配,更是让顾承锐移不开眼睛。

0 引用 只看TA
5楼

顾承锐穿着黑色的英伦式西装,熠熠生辉的眼眸绽放光彩。

朝着安诺然一步步的走去,想要将猎物撞在口袋里,一个人独享。

有着别人想看一眼,他都不舍的霸道。

“很漂亮。”

顾承锐发自内心的话,让安诺然更是有些害羞:“你也很帅。”

“你喜欢就好。”弓起手臂,安诺然挎着他的胳膊,跟着他一起来到了宴会的现场。

安诺然脸颊一热,什么叫做她喜欢就好?这句话好似有点暧昧……

没有人知道安诺然的身份,也没人知道她跟顾青彦的过往,甚至是结婚的事情。

当合作方张总看着顾承锐身边的安诺然时,对助理说道:“不是说顾总不愿意见你吗?看到那个女人没有?”

助理阿辉连连点头:“老板,你的意思是?”

张总点头:“我看顾承锐非常宝贝这个女人,估计是还没吃到嘴。你帮他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还愁合同拿不到手?”

阿辉眼前一亮,连连点头:“老板,还是你高明。”

“东西带了?”

阿辉又是点头:“老板,我随时带着呢。”

拍着口袋,阿辉求表扬的表情十分清晰。

张总拍着阿辉的脑袋,声音带着不悦:“小心早晚精尽人亡,没事带那么多药干什么!”

阿辉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看着张添道:“老板,我这还不是为你考虑嘛。”

阿辉的话让张添哭笑不得,最终邪恶一笑:“你小子。”

阿辉看着安诺然,再看着顾承锐,总觉得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有猫腻。

男人对女人的占有,他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张添走到顾承锐的面前,跟他打招呼:“顾总。”

顾承锐看着张添,对这个人的情绪并未表露在脸上。他来到金安市的一个星期之内,张添找了他许多次,是为了合作的事情。

合作项目很多,再加上顾承锐已经打算跟陆锦之合作,自然是不会再跟张添商讨与工作有关的事情。

“张总,别来无恙。”

顾承锐挑着淡漠的笑容,端着一杯红酒,任谁也分辨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阿辉的视线落在安诺然的身上,笑容中的意思,让安诺然有些不太舒服。

“然然!”

孟梦喊了一声,安诺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转过身,看到朝着她走来的人。

“梦梦,你怎么在这里?”

孟梦也是惊讶不已:“我来工作嘛,那位就是你三叔?”

孟梦知道安诺然的情况,两个人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安诺然听到三叔这个称呼时,想到了两个人之间亲密的接触。

这样的叔叔跟侄媳关系,恐怕全世界,只有她跟顾承锐才如此亲密吧。

两个人坐在一边聊了很久,直到陆锦之出现,孟梦才像是猫见到老鼠一样:“然然,我先走了啊,我们庐州市见!”

临走时,没有忘记狠狠的瞪着陆锦之,好似两个人之间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样。

安诺然看着被瞪的陆锦之,这位陆少不怒反笑,暧昧的气息在两个人之间流淌。

安诺然看着两个人的互动,觉得他们好像……很般配呢。

陆锦之走过来,看着安诺然,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安秘书。”

0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6楼

安诺然点头:“陆总。”

陆锦之点头,气宇轩扬的他,给人一种疏离感。

“安秘书,人这一世,总要为自己做点什么,遵从自己的内心,抛开束缚,为自己活一次。”

陆锦之说完这句话之后,并没有再逗留,而是朝着顾承锐走去,留安诺然一个人站在原地思考。

为自己?遵从内心?

不知为何,安诺然总觉得陆锦之话里有话,难道他知道什么?

安诺然没有再继续说话,而是站在原地思考着。

“安秘书?”

一个女人走过来,看着安诺然。

安诺然看着陌生的面孔,对着人并不熟悉。

“我是张总的秘书,上一次我们在德胜餐厅见过面,你还记得吗?”

安诺然回想起这几天见的人,点了点头,小爱递给她一杯果汁,说道:“安秘书,还希望你能在顾总面前替我们张总多多美言几句。生意不成,情谊总归还是在的嘛。”

从小爱的手中将香槟酒接过来,看着她笑道:“总裁的决定,并不是我能左右的。我只是他的秘书,只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事。”

小爱点头,表示自己认同她的话。

举起香槟,对安诺然说道:“安秘书,相识一场,我敬你一杯酒。”

对方已经这么说,安诺然不好再推辞,跟小爱喝了一杯酒。

小爱目不转睛的看着安诺喝了香槟酒,眼底显露出得逞的笑容。

当安诺然感受到不对时,已经来不及。

她站在走廊里,大口的喘着气。

晚会里的温度很高,出来透气的她仍旧有些承受不住。

顾承锐闻讯赶来时,安诺然脸庞泛着不正常的红。

“安秘书?”

顾承锐喊着她的名字,安诺然并没有回应他,因为她根本听不清身边人说的话。

握着她的手臂,感受从她身上传递出来的热量,顾承锐知道事情很不对劲。

抱起安诺然,一路抱着她做出了场地,来到车里。

车子开到半路时,安诺然的行为已经不受她自己的控制。

她趴在他的腿上,一路向上。宛若溺水的人,想要抓住救命稻草。

这些年他只有她一个人,只跟她之间发生过关系。

如今感受着熟悉的人在身边,顾承锐停下了车子。看着附近的酒店,将她抱起来,带着她以最快的速度开了房。

刚到房间里,安诺然主动的勾住他的脖子,亲吻着他的嘴角,解他领口的扣子。

她的动作十分的火热,将身体的热度源源不断的传给顾承锐。

这种强烈的感觉刺激着顾承锐,让他想到了三年前的那晚。

“安诺然。”

他拉开安诺然的手臂,跟她保持着最起码的距离。看着她急切的样子,顾承锐保持住了理智。

“安诺然,看清楚,我是谁。”

顾承锐看着安诺然,不想让她后悔今天晚上的行为。

而且他也不想成为顾青彦的替代品,他希望安诺然能够知道身边的人是他,而不是顾青彦。

安诺然哪里还能认真的回答顾承锐的问题,现在的她根本没有办法思考,只想尽快的发泄出来。

药效有些猛烈,安诺然没有办法冷静,只能意乱情迷的望着他:“老公……”

声音软软的,糯糯的,很是好听。

0 引用 只看TA
7楼


0 引用 只看TA
1/1
  • 1
返回顶部
一起来拍砖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