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京话“催巴儿”与古时“催班”[关闭讨论]

116 1
崇左论坛
家在三江源楼主
1楼

    “催班”一词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我不大清楚!但在《宋史卷一百一十三·志第六十六·礼十六等》里有一段说的是北宋徽宗大观三年,皇上在集英殿举行春秋大宴时的仪式:“前二刻,御史台、东上阁门催班,群官戴花北向立,内侍进班齐牌,皇帝诣集英殿,百官谢花再拜,又再拜就坐。”

    南宋吴自牧的《梦粱录》书“元旦大朝会”里有一段儿讲得更明白:“百僚执政,俱于殿廊侍班,而阁门催班吏高唤云:‘那行!’吏进序班立毕,内侍当殿厉声问:‘班齐末?’禁卫人员随班奏:‘班齐!’千官耸列朝仪整,已见龙章转御屏,日表才瞻临玉座,连声清跸震班庭。”这里说的“催班吏”应该是“催班的吏”。

    晚唐诗人郑谷在一首诗里写到:“玉阶春冷未催班,暂拂尘衣就笏眠。”说是早早的来上朝,管事儿的还没催班,迷瞪着了。

    北宋王禹偁在一诗中:“催班临秘殿,称贺拱凝旒。”是催班后走进大殿。

    黄庭坚也有:“每为朝天三十里,时时惊枕梦催班。”说是睡觉时一梦见催班就激灵一下子!

    由此看来“催班”属于上朝时的一道程序,由阁门使或阁门吏执行,说白了就是催促官员列班上朝。所谓的“班”是“朝班”,就是所有官员按大小个朝堂集合列班,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开步走,进殿觐见。生活中动词变成名词使用的列子很多。

    宋代有个官署叫“阁(通閤)门司”。“阁门司”里有东、西上阁门使,东、西上阁门副使、宣赞舍人、通事舍人、阁门祗候等职位,这些人品位不高,主要是伺候皇帝朝会、宴享时赞相礼仪、接见文武官百官、宗室亲王、外国使节与少数民族首领朝见、游幸等,包括“催班”之类的杂碎事。明清时这套业务就归鸿胪寺管了(清代因官制改革,后来跟礼部合并)。

    我说“催巴儿”是由“催班”演变而来,首先“催班”是宫里用词。北京是元、明、清三朝的都城,即使后来宫里不用“催班”这个词了,但宫里规矩没变,跑腿儿人的职责没变,所以这个词很有可能被约定俗成地沿用下来!

    二是,当时全国很多地方都有八旗编制,有编制就有“领催”,但为什么偏偏只有都城北京有“催巴儿”一词?便琢磨着也许“催巴儿”由“催班”而来。清代皇上身边当差跑腿儿的(后宫太监除外)大多是旗人,平时就生活在北京。在宫里“高就”,难免就有羡慕、嫉妒的。别管是自谦还是嘲讽,来句“催班打杂的”也很正常!北京人说话爱带“儿”化音,有时把“上班”说成“上班儿”,久了,“催班”便成“催班儿”了。北京人说“催巴儿”后边儿的音是介乎“巴儿”和“贝儿”的中间音,是把“班儿”音调放低,轻声吐出来的音。由此看来从“催班”到“催巴儿”不用别的词转化,只需要稍微改变一下声调、口型就行!

    三是,北京也是文人荟萃的地方,文化人有爱用老词显摆自己学问的臭毛病,用句老词称宫里跑腿儿的为“催班”不是没有可能!其实老词新用的事现在也常有,管高考第一名叫“状元”;管主事的部门叫“衙门”之类的多了!明初诗人高启就有:“导驾炉烟里,催班漏点中”的诗句。

    四是,明清时各地官府中指定催征粮款的人叫“催首”或“催头”,这种人要是完不成任务就会受到严重处罚,所以催账时对老百姓倍儿狠,跑起腿儿来也十分玩儿命!这些人常年跟底层百姓打交道,肯定挨骂不少。包括古时请客时有为主人跑腿儿“催请”客人的下人等等,这些词里都带“催”字,但别的地方却没有“催巴儿”、“碎催”这俩词。

    一个词的形成跟环境有很大关系!虽然“催班”一词不是源于北京,但从前的都城几百年没了皇宫,百姓身边儿没了“催班”,语境消失了,渐渐地记忆就淡了,慢慢地就不说了;北京人身边有“催班”,所以“催巴儿”成了北京地域性的土语。谁不逮身边儿熟悉的人和事儿打镲!

    看到这儿,也许您会问了,既然说得有根有据,那为什么前些日子却发了篇《北京话“碎催”和“催巴儿”的来历》,说“碎催”和“催巴儿”是由“领催”一词演变而来的呢?这主要是基于我看老先生的书中用得都是“碎催”一词,而没用过“催巴儿”一词;就揣测“催巴儿”是由“碎催”演变而来。考察一个词语,它的形成时间很重要!比如这两个词,如果“催巴儿”比“碎催”出现得早;那“催巴儿”肯定是由“催班”演变而来,我那篇《北京话“碎催”和“催巴儿”的来历》就没什么意义。

    我一开始是把两篇文章放到一起写的,后来发觉看着太乱!但又很难二选一!觉得都有道理!也许是当时两个词都存在,只是社会上很少用“催巴儿”而已;也许这两个词各有来历,用法轻重远近各不同;也许是老先生的用词习惯;也许是我孤陋寡闻而已!也许您觉得这些说法都是扯蛋!

    正像我在《保定“他喇”、北京“大喇”、毛片、土话俗语种种》里引用的傅斯年先生在他的《诗经讲义稿》里的一段儿话:“在一切民间歌谣中,毎有纠缠不清的关系。乙歌由甲歌出,而乙歌又可递变为丙;一歌自最初成词,至后来谱于乐章,著于竹简,可经很多变化。即如《小雅》之‘习习谷风’,与《鄘风》之‘习习谷风’,起兴同,所叙之事同,意思同,显是一调之变化。起兴很可助我们寻求一调之源流的。在这情形之下,一个歌谣可以有数百年的历史,决不宜指定其为何朝者。……康成《诗谱》为每一篇中找好了一个时代,即诬且愚也。”其实民间语言也是这样,有些词流传时间太长,中间转换太杂,很难说清楚它的根儿!

    就聊到这儿吧!聊到聊不到的,您多包涵!就当一乐!有高见您就多指教;有疑惑咱就多探讨。就是别较劲!我不是专业研究历史的,也不是专门搞语言的,就是一爱看个闲书,看完后还爱瞎联想的闲人!

0
同城信息(Icity):
2楼


0 引用 只看TA
1/1
返回顶部
一起来拍砖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