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杀猪[关闭讨论]

1215 7
酸辣桂林
1楼

    小时候,杀猪是常见的。那时候几乎所有的单位都会有个叫做食堂的部门,而食堂就大多养有猪。到过年节的时候,膘肥肉厚的猪们都会被杀掉,杀了的猪又会用来养人。于是养猪和养人这两种不同的功能最终被食堂给巧妙的结合起来了。

    第一次看杀猪是在市中心的大街上,很是有点不可思议,不过比起后来在教堂门口看到的杀马来说这实不算得什么。总有好些人围着看,七嘴八舌的议论,时不时还会有几声独到见解和建议,很是热闹。猪是早已用麻绳绑好了的,偶尔会蹬下腿只是不叫,两眼盯着旁边的大锅慢慢的喘着气。四五个汉子叼着烟显得漫不经心,一黑瘦的老头在精心的磨着那把长满黑锈的杀猪刀。

    汉子们从弄堂里搬来了柴和砖,一个临时的简易灶台很快就搭好了,架上锅添好柴,火烧得很旺。有胆大的小孩嬉闹着去踢那猪的屁股,更淘气的已经开始用小石子在扔了。“要死了,哪家的逗子鬼这么吵得。”黑瘦老头一边嘀咕着把小孩们赶开,又看了看那猪“好猪,长得好肉”。这像是对那猪的一生的肯定与赞许,猪还是盯着那口大锅,只是气喘得更重了。

    水烧开了“咕咕”的在锅里滚着。汉子们把猪抬起放在两条长凳上死命的压住,求生的本能让它拼命挣扎,哀嚎与尖叫混响着奏出生命的挽歌。那猪的双眼满是恐惧,死死盯着黑瘦老头,任由那刀在瞳孔里慢慢放大。老头揪着猪的耳朵用刀在猪的脖颈处比划了下,只一刀那冒着热气的紫红色喷涌而出,长凳下的大盆都没能接住溅了许多出来。“接好点嘛,可惜了。”围观的也跟着心痛,只不过心痛的却不是猪。

    我是一贯被当做猪的,不管是蠢笨还是懒惰都能很好的证明我就是如猪一般。在我最渴望得到赞许和肯定的时候只能收获漠视与绝望,尽管我也曾努力表现过。记忆中我从未给父母带来骄傲,让他们丢脸是我唯一擅长的。由于犯的错太多我自己都懒得记,反正每天我都能错出新的高度。

    那天是个炎热的下午,父亲突然对我暴跳如雷。已呆在一旁的我惊恐的望着父亲,实不知又是哪件好事让我得到如此之高的礼遇。一顿棍棒更是让我茫茫然不知所措,他突然一把把我抓了起来并用皮带捆住了我的双手,然后像粽子一样被他夹在腋下。在看到从床底拖出的脸盆和那把锈黑了的刀后,我心中的恐惧膨胀到了极点。我已听不清他嘴里反复说的是什么,只是不停的答应和保证,像极了那哀嚎和尖叫一遍又一遍。当冰冷的刀碰到我脖子的那一刻,极度恐惧的我真的以为会死去。

    那一年我五岁,那一刀我再也没能忘记。


同城信息(Icity):
2楼

靠,鬼小说呀?


0 引用 只看TA
3楼


0 引用 只看TA
4楼

寓意深刻


0 引用 只看TA
5楼

听鬼妹妹讲故事

0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6楼


0 引用 只看TA
7楼

看题目还以为楼猪5岁时挨给别人捅了一刀。


0 引用 只看TA
8楼

套路啊,深深的套路啊。看来我又要买车票回农村了

0 引用 只看TA
1/1
  • 1
返回顶部
一起来拍砖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