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往事 | 柳州老街(一) 曙光西街 黄竹巷香-手机红豆网-红豆社区
返回

龙城往事 | 柳州老街(一) 曙光西街 黄竹巷香

3041 43
柳州论坛
1楼

龙城往事 | 柳州老街

(一)

曙光夕照 鬼巷飘香

【曙光夕照 往事般般映】


  晚饭时分,天色昏暗,老柳州们踏上了归家路。搓完最后一把麻将,挑完最后一担水泥,补完最后一辆单车轮胎,纳好最后一双鞋底,荷包里揣好零钱,到曙光西路的老牌烧肉摊买一袋叉烧,加一把绿油油的苦麻菜、几个番茄鸡蛋,新鲜食物在小巷缭绕炊烟中,喜气洋洋。

  家,隐藏在幽深的红砖瓦房中,门前有大棵植物寂静生长。

  说起柳州的老街,很多人还记得曙光路,这里曾经是龙城最热闹的一条古街。天还未亮,西路窄小的巷口里便已车水马龙,卖菜的吆喝声,老式电动车的刹车声,在巷子里回荡。有穿着棉布睡衣的妇人站在小摊前买一袋当季的鲜橙,睡眼惺忪,交钱的时候微微点头,拿回去细心切好,为丈夫与小孩分别放在不同的盘子里。

  在这里,你甚至看不出柳州是一座工业城市,没有孤独与隔离,人流涌动,世间一直熙攘着。

  曙光路曾叫“古香路”,缘起于1913年10月献身于辛亥革命的刘古香老先生。刘先生1907年加入孙中山同盟会,在反清起义的革命活动中走出了一条广西人民的道路。可惜用人不淑,先后被重将王狮灵和沈鸿英背叛,不幸就义于反动派陆荣廷提督枪下。

  刀枪无情,人心公道,柳州人素来讲情义,为纪念刘老先生的灼灼功绩,故唤曙光路为“古香路”。一条街,一位烈士,在风雨飘摇的解放前期,承载了一段历史的革命轨迹。

  寂静的院落,花草、盆栽、停在二楼晾衣架上的蝴蝶,门前的黄白土猫四处游走。

  

  在曙光西路有一片紧密的居民结构,这种与自然和群体关系紧紧包裹住的状态,让所有柳州人的情意都十分充沛。邻里之间出门便能打上照面,拿着当季最为时鲜的食物互相分送。哪家姑娘嫁了人,哪家少年衣锦还乡,都时刻有人聆听分享,这是老柳州们待人的习性。

  世事变迁,旧的建筑被不断地推倒重建,新的城市出现,它们干净、富足、体面,却再难有曙光老街的烟火气息。有些人还记得它的旧模样,有些人还记得一点点,有些人甚至完全无从得知。

  历史似乎从发黄的纸页中消失,不断有人迁走,逃离到灯红酒绿的地方,曙光西街的老人大多年过六旬,偶尔还提到二三十年前的邻居,试图与他们取得联络。那几片夏日共食的西瓜,那一轮冬夜共赏过的明月,是这代人的根基,是曙光西街的源头。

【幽闭心事何时了 只闻鬼巷飘香阵阵】

  欣赏过曙光西街的繁花盛景,不妨看看柳州最诡异的古巷。

  黄竹巷连接着曙光路和中山中路,素来以“鬼街”著称。“黄竹”之名来源于早期是柳江竹木的集散地,在这里还能找到百年繁华一时的旧宅痕迹,其幽深叵测的名声,不仅“七月十四”中元节广为流传,就连平日的幼童与老人都格外避讳。

          

  鬼巷的夜晚是鬼魅而浪漫的。关于此巷的怪谈各不相同,大多是深夜有孤单女子扶墙游走街口,慎人老太贩卖可怖小吃,偶尔有动物幻化成妖索命,引来一些好奇的年轻男女一探究竟。

  没有人能完全拼凑出这条街的历史,只有夜色中昏黄的灯光,轻轻摇曳。

  我始终觉得鬼街这神秘背后裹着一丝凄凉,又或者说是带着黄竹巷居民的寂寞。因为鬼街的名声:这里的地租低廉,广受世人回避,尽管偶尔也能听到搓麻将、跳皮筋的喧闹声,但生活在黄竹巷里的柳州人,似有各自心事,背影总是落寞,面目蒙上一层无形的纱。热闹是别人的,好像自己什么也没有。

          

  如今,黄竹巷的“鬼气”早已不如当年,奇异的怪谈与传说已经被时光模糊掉字迹。马肉粉的香气逐渐取代往日的幽深闭塞,巷里巷外都洒满俗世阳光。人心变得透明,好友结伴吃一碗巷口的马肉粉,怕是魑魅魍魉也要拍拍肚子打个响嗝。

  历史一切都在陆续的消失,建筑被急速地推倒,笨拙地重建,只有一代代老柳州,匍匐在细碎的龙城往事中,侧耳倾听时光流过的声音。轻轻浅浅,流过残檐断壁,流过眼角泪痕,流过各自的幽闭心事。

文章来源于【雅片馆】微信公众号(ID:wisdomsun1999)


同城信息(Icity):
2楼


1 引用 只看TA
3楼

好帖


1 引用 只看TA
4楼

晚上雨夜走会见鬼出没咩


1 引用 只看TA
5楼

曾经黄竹巷里的螺蛳摊香飘四季


1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6楼

是梁记炒螺那个巷子啊


1 引用 只看TA
7楼


1 引用 只看TA
8楼

出土文物古啊:
是梁记炒螺那个巷子啊

黄竹巷里炒螺,我的最爱;煲螺也挺不错


1 引用 只看TA
9楼

演讲中的猫咪:
黄竹巷里炒螺,我的最爱;煲螺也挺不错

那家炒螺没做好多年了波,汽车站那家我也怀念的

0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10楼

出土文物古啊:
那家炒螺没做好多年了波,汽车站那家我也怀念的

汽车总站对脸那家?有楼座的那家吧?我也蛮喜欢。

咕咕今天用大号了?

0 引用 只看TA
11楼

演讲中的猫咪:
汽车总站对脸那家?有楼座的那家吧?我也蛮喜欢。

咕咕今天用大号了?

我这个是马甲,大号没有人懂的,汽车站这家应该还营业吧,哪天去重温下记忆中的美味

以前的高记也是满满的回忆,以前实习的时候好爱克高记。不过上次带同学克,挨批评了

0 引用 只看TA
12楼

演讲中的猫咪:
黄竹巷里炒螺,我的最爱;煲螺也挺不错

上次在那个巷子,应该是在老梁记炒螺的位置,吃了点东西,那家老板讲他是原来梁记炒螺的老板,还听他板了下古,好久没克了,没懂重新开业没有

0 引用 只看TA
13楼

黄竹巷是石板路,小时候常常过那条巷子,没感觉是司马鬼巷呀。


1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14楼

旁边的李文茂王府,先生也应该道一道啊。


1 引用 只看TA

雅片馆 点评:有机会再去看看!感谢支持!

雅片馆 点评:应该的,这个很值得写。感谢支持!

15楼

黄竹巷西面有条小巷。也有故事的啵。


1 引用 只看TA
16楼

应该是在红会医院旁边吧,名称源自以前是黄表纸香火蜡烛集散地得名“黄烛巷”,白事必需品多了,于是就有鬼巷之说,并非卖竹子的啊,楼主狭隘了。


1 引用 只看TA

雅片馆 点评:感谢指正!

17楼

柳州哪里有好吃的炒螺?

不是那种干的螺丝来炒的。

而是煮差不多熟了,就油爆那种。

1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18楼

沧桑


1 引用 只看TA
19楼

鬼巷?解放前的事了吧?


1 引用 只看TA
20楼


1 引用 只看TA
21楼


1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22楼

衰败 颓废 斑驳 历史不会因为这些离墙而增添亮色 这些墙 只够停留在你深深的记忆里 很多时候 该走的终究应该让它走 悄悄的走  不然 就会阻碍了现代前进的脚步


1 引用 只看TA
23楼

赞赞赞赞赞


1 引用 只看TA
24楼

感谢指正!


0 引用 只看TA
25楼

有机会再去看看!感谢支持!


0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26楼

应该的,这个很值得写。感谢支持!


0 引用 只看TA
27楼


0 引用 只看TA
28楼

在隔壁的红星住过


0 引用 只看TA
29楼

王黄:
黄竹巷是石板路,小时候常常过那条巷子,没感觉是司马鬼巷呀。

石板路,去红星电影院时经常要经过的路


0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30楼

还叫鬼街,

这个真不懂


0 引用 只看TA
31楼

这个黄竹巷与三中路的更新亭、鱼峰山脚的民国旧建筑,都是柳州民间传言闹鬼之处所


0 引用 只看TA
32楼

鬼街,老柳州都这样说的。至于喂死马酱紫讲?鬼懂


0 引用 只看TA
33楼

虽然暴露了年龄,但是真的好怀念啊


0 引用 只看TA
同城信息(Icity):
34楼

此贴必火

0 引用 只看TA
35楼

好看


0 引用 只看TA
1/2
返回顶部
一起来拍砖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