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给小微企业免税,就是仁政德政

1楼

    一早在微博上看到曹德旺的一段话——

    曹德旺:应该说对税的问题,首先高层非常重视,听说最高层都批示要去研究曹德旺关于税的提议。因此财政部、国税局,都是部长级的,也跟我开了好几次会议。那现在有一些问题,是什么问题呢?现在国家财政收入对税的依赖度还是比较大的。那么如果说把增值税取消了,就损失了三分之一的财源。这我们也可以理解,我就跟他讲,你没有钱那也没有关系,你不要讲免税,不要讲给我们减税,你要减也不要给大企业减,直接把小微企业的税免了,把小微企业保护起来。为什么我建议不要收小微企业的税?因为第一你收税也收不了多少钱,第二个,这个企业你叫他缴税的话,他要去做缴税的文件,要接受税警的检查,完蛋,这个费用比他缴的税还大,那些税警会敲诈他,要他请客吃饭送红包,有这些事情。再加上呢,你叫税警去收也会有成本,要占用人力,要租车,你收100块税,费用要被吃掉50块。不如我不要,直接给你小微企业,不许税警登门去查他。这样他就得到许多好处,来抵消他的贷款利率。因为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我们应该跟国家讲,这样处理结果会更好一点。他没有去算,算了以后才知道税务所那些根本就没有什么税收。你知道,小微企业是非常关键的,一个国家没有小微企业,它就肯定完蛋,美国、欧洲它们小微企业占GDP总量的80%以上。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护小微企业。

    转发曹老板这段话的 评论道——

    看到曹老板的这个讲话,我想起多年前在香港和一位经济学家的一顿午饭。那天不知道怎么扯淡(谈)了中小企业税负,经济学家说,我们香港的税主要依靠大公司,就业主要靠中小企业。你看这个餐馆,我猜都不需要交什么税。每当提及中小企业高税负,我就会想到在九龙又一城八月花的这顿饭。

    读到这个微博及评论,有点感想——

    曹老板的话,可入正史。

    给小微企业免税,就是仁政德政。这么于国于民大有益的建议,浅近、易懂、易行,大道至简,还用开什么会讨论?

    关于对小微企业免税,想起一句古话:肉烂在锅里——没糟践。

    小企业,为社会提供了就业、交纳了三金、为业主交了房租、减少了治安隐患等等,这些比你收它那点儿税对国家更有实际意义。

    为了交税、报税等等,小小企业本来人手紧张,还要有人忙这个事、造表、做台账等等,这些,都会增加企业的负担。

    鼓励年轻人创业,也应该从此处制定鼓励政策。

    现在的管理,总是管理者一句话,让被管理者忙死,催逼苛责,急如星火。上一层级的活儿,全让下一层级干完了。多年前就发现,香港的管理是把繁难复杂的工作都在背后做完了,换算成简单的,让被管理者去做,那才叫服务。

    凡事不可太求口号响亮,面子好看,当务求实用、恰当、权宜——多年前做记者,晚上采访稽查队扫黄,中间听某老成大哥说:那些城中村、工厂区的小录相厅,只要没吸毒打架等犯罪的,就别太频繁查了,虽然不是什么好去处,但你不让它容纳年轻人消磨时间,让年轻人到处处瞎逛,会更麻烦。

    近些年,为了城市更上档次,各地方政府大力拆迁、旧城改造,将一些环境差、房子布局凌乱、街巷拥挤的旧房屋改造、市容升级,目的是好的,但实在是没有考虑周全。

    环境稍差、房屋拥挤、道路狭窄等等,固然是现代化城市所不容许的,但其房租低、容纳低收入人口多,恰恰为城市容留了一些必要的人群阶层,让他们有事做、有饭吃,不至于流落街头,或沦落为社会不安定因素。

    给穷人活路,而不是给穷人一条富人看上去很美的路。

    这些低收入人群被挤走,原来的城中村因为上档次而房租提升,带动其他房租和生活成本也随之上升,城市的生活成本就无形中提高了,物价高,带动了经济的连锁反应。

    出于好心的一厢情愿,往往是权力的任性。

    对于这些问题,常常掩卷神弛:多读读古代名臣故事,必有虑事周全者,不如此使用权力。

    又想起湖南某地原来的领导,曾与他有一面之缘。为抑制该地区一贯的奢靡厚葬之风,作为市长,他曾经当街拦出殡灵车、当众砸花圈,以期阻遏奢靡;当时就业紧张,地方经济远不如现在发达,他鼓励市民有办法的都可以到街上摆摊做生意,他说,城市要那么好看干什么,只要是不妨碍交通,鼓励市民到街上摆摊。重要的是人要先有饭吃。其做法未必完美,但权宜之法,未尝不可。现在,这样有担当的官员还有吗?

    今天的人读书,多因贪多求快而不会选择,比如多喜欢读空谈心性的高深玄妙之学,而忽略往史故实中的真正能打通关节、点拨智慧的书。

    学风关乎世风,文运关乎国运。

    我是不是想多了?


同城信息(Icity):
2楼


0 引用 只看TA
3楼


0 引用 只看TA
1/1
  • 1
返回顶部
一起来拍砖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