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霸座的老人为什么越来越多,且不讲道理?

104 3
河池论坛
1楼

    10月5日,石家庄到秦皇岛K7714次列车上,一站票老太坐在座位上不起来。她称自己已经给一个人让过一次了,他下车了,现在就是不起来。列车长、乘警劝说均无效,最后给被霸座乘客安排了另一座位。

    9月29日,国庆小长假前期,一位68岁高龄的老年男子乘坐了别人的座位,在这个座位本来的主人各种的劝说无效之后依然不起来,并且嘴里还不断的念叨着“我先上来的火车,这座位就是我的,你们后来的谁也坐不了。”

    9月20日晚,K158次列车上,还有一起, 一位大爷买的是无座票,却占了学生的座。

    最近这段时间老人霸座的新闻越来越多,这些新闻有诸多相似之处:老人、用身份说事、自己有错还骂人,甚至打人!

    一些老年人仗着年纪大,就以为年轻人一定应当为他让座,甚至因不让座就动粗,这是一种道德强迫症。一个人可以用内心的道德来要求自己做善事,但不能强迫别人做善事。街上有人快饿死了,你可以自己掏钱给这个人买吃的,但不能强迫别人掏钱买吃的;这个快饿死的人也不能强迫别人掏钱给他买东西吃,否则就是抢劫。

    公交车上让座与此同理。不让座就不能说明一个人没有道德教养,更不能成为骂人打人的理由。那些打着年纪的幌子动粗的老人,可怜而不可敬。

    “老人变坏”或许只是一种网络笑谈,但“老人变坏”现象却不能说不存在。过去见诸报端的大都是年轻人给老年人让座,老年人或笑着婉拒,或感谢后才落座。现在不同了,给老年人让座几成天经地义,不论什么原因,只要一时没有让座,老年人可能就会出口训斥,进而扇人耳光,直至拦住公交车。这种老人暴力要座的事屡屡发生,不仅让众人失去了对老年人应有的尊重感,还会让更多人觉得有些老年人是为老不尊,认为老年人的道德水准也在急速下滑。因此,“老人污名”渐成为一种社会现象。

    众所周知,近几年出现的“新晋老人”大多出生于1949年前后,在他们的成长时期,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匮乏”。在他们长身体的时候,却正好遇到“三年困难时期”,食品短缺和饥饿感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物质观念的形成。在物质长期匮乏的背景下,人类的活动唯一目的几乎就是生存下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并且伴随着历次的运动,中国社会传统的道德观念被打破,而新的道德观念又不存在,为了生存下去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就像是曾有文学作者描述苦难时期的生活。“谁不偸谁就活不下去”。

    说到根源,或许是他们的成长年代及背景,在物质和精神双重匮乏的环境下,有些人并没有得到良好的家庭、学校和社会教育。他们得到的是一种丛林里比划谁的拳头大的价值观。而最要紧的是,没有什么禁忌也没界限。又或许是对“棍棒底下出孝子”的信奉,很多人缺乏矛盾冲突时理智而温和的解决方式,必然很容易走入斗争模式,非黑即白,非敌即友的思维惯性。所以,你不给老年人让座,就“该打”,年轻人就该听老年人的。这种思维,在一些上了年纪的父母心中根深蒂固。

    很不幸,老人家们成长的年代正是恶没有底线的时候。当初种下的恶果,如今就到了“收获”的季节。于是,他们不觉得广场舞可能会对他人造成困扰,不觉得让座是一种关爱而并非理所应当,甚至可以颠倒是非、诬陷他人,成长时期基本公共教育的缺失,使他们认为一切都理所应当,甚至可以不择手段的利己。当然,除了教育之外,还与另一种他们的亲身经历密切相关。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父母师长都可以批斗,连同床共枕的夫妻之间都可以相互揭发,还有什么可以信任?还有什么坏事不可以作?

    当今的中国社会,对于老人所存在的问题,该纠正的还是要纠正,不能因为在“尊老”之下,就近乎无条件的服从。当然,很多时候人的价值观和处事方式是难以更改的,更何况六七十岁的老年人,所以,有些问题也只能交由时间来解决。


同城信息(Icity):
2楼

0 引用 只看TA
3楼


0 引用 只看TA
4楼

有点道理,


0 引用 只看TA
1/1
  • 1
返回顶部
一起来拍砖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