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灵山苏村镬耳楼群与国家历史四:擒匪首队长闯匪巢.恨入骨匪众欲屠村

166 4
钦州论坛
1楼

   话说咸丰五年蝗灾严重,村民认定刘家石马成精啃光庄稼,就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把其中的一匹马身和马腿分开,扔入村前的深湾;另一匹石马至今马腿仍被马蹄朝天倒放,马身与马腿远远分离以免它们为害庄稼。

   民国初年,政局动荡,匪患频繁。石塘镇安村阿垒六(名邹浦廷)、白花村谢旺兴、合浦三东乡(今浦北乐民)马突村覃阿谋等匪首,纠集数百人为匪横行乡里,经常“拉参” (绑架)勒索赎金;经常派信强索富户钱物,经常拦路抢劫且不论其贫富,屡剿不灭。有一次当局派了一团兵进匪巢镇安一带剿匪,竟然被二百个来土匪打败,一直被追到石塘垌才隔河对峙。当年曾在村边观战的老人说,士兵们真够孤寒,每人每次只能领三发子弹,打完了须拿子弹壳回去才能兑换子弹,有的士兵的步枪卡壳了,只好跑回到指挥所(今化龙中学教学大楼所在地)用铁条捅、用石头敲击修理。土匪直到被苏村护村队上阵打死打伤几个才撤退。这伙悍匪只要和苏村护村队交战,非死即伤,所以对苏村护村队十分畏惧并恨之入骨。

   苏村护村队虽然只有二三十人,但十分勇敢而且枪法精准。副队长外号“莺歌八”的刘运安,惯用双驳壳枪几乎百发百中。据护村队员丁伯益回忆说,队长丁伯玉是神枪手,用一支锯掉准星以下三寸枪筒的七九枪,可以接连击中隔化龙塘三四百米对岸的砖头。一次十来个土匪手持双枪故意赤身裸体侮辱追赶百多个士兵,一直追到到镇安和苏村交界的山口,丁伯玉和几个队员赶到一轮排枪,打伤了三个土匪,土匪才退回匪巢。一个细雨蒙蒙的下半夜,丁伯玉和刘运安二人竟然潜入匪巢想生擒匪首阿垒六。摸到了村中一个小巷,遇到一个早起担水的农妇,刘运安立即用尖刀顶住农妇的喉咙低声喝问阿垒六在哪里,并逼她带路去抓阿垒六,其时阿垒六正倚在巷子转弯处的石磨抽鸦片,丁伯玉立即飞身上去扑倒阿垒六,二人滚在地上扭打,刘运安不忍心杀那农妇,又不敢放那农妇,怕她喊来其他土匪,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丁伯玉和阿垒六扭打,阿垒六凭借人高马大挣脱狂奔逃跑,副队长一把推倒农妇,拉过丁伯玉一路飞奔回苏村。不久,丁伯玉买了一支十发弹匣的新驳壳枪,在剿匪时意气风发,一边吹冲锋号一边身先士卒勇猛冲锋,后边的队员大声提醒他要小心,但话音还没落,就被埋伏在半山腰一个坟台上的土匪开枪击倒,几个土匪迅速割下丁伯玉的头颅,剖腹割去心肝奔回匪巢,匪众及其家属当天即用丁伯玉的人头和心肝煮了几大镬汤分享欢庆。匪首覃阿谋乘机传话恐吓副队长,说要杀了他煮汤吃,刘运安义正辞严地说“怕死我就不剿匪,喊他有胆量一对一试试!”。

   土匪见恐吓不成,就纠集几伙土匪,汇集了一千多匪众,在一个月黑风高夜包围了苏村,准备把屡次打死打伤土匪的苏村杀个鸡犬不留,把房屋烧成焦土。村中老人说,不知是土匪胆怯心慌草木皆兵看走了眼,还是村中哪位当官的先人领来了阴兵,在村背的马岭、松木岭居高临下准备杀人放火的土匪,竟然看到村里光亮处都有军队,吓得慌忙撤退。苏村民众及其房屋才躲过一劫。

   1919年5月4日,北京爆发“五四”爱国运动,如火如荼的爱国运动迅即席卷全国,其时灵山县副县竟极力劝说县知事(县长)允许学生示威游行。当局的副县长竟然劝说当局的县长允许学生示威抗议与反对当局,不知是否获允许,五天后请看《毁文物宝珠作砾.拆镬耳取砖建水研》。

本章资料来源和主要参考文献:

1. 民间知情人士述说

2. 民国三年版《灵山县志》

3.《灵山史话》(中共灵山县委员会宣传部、灵山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编,团结出版社2016年出版)

同城信息(Icity):
2楼

苏村人来聆听历史典故,小时候听说过垒六,丁伯玉的故事。

0 引用 只看TA
3楼

0 引用 只看TA
4楼

乱世中的老百姓好苦啊!

0 引用 只看TA
5楼

0 引用 只看TA
1/1
  • 1
返回顶部
一起来拍砖
发帖